古墓奇兵3

邪惡幫

大邪惡 > 娛樂八卦 > 娛樂八卦 >


鄭爽10年,更愿意釋放自己“有時候我想成為隱形人”

導讀:晨報記者徐寧“炸裂

“炸裂!”導演趙寶剛這么大力稱贊鄭爽在《青春斗》里的演技,嚇得記者趕緊追了幾集。看完之后……我猜,趙寶剛應該對“炸裂”有什么誤解。

青春斗》講述五個女孩初入社會,經過挫折磨煉各自成長。鄭爽扮演的女孩子叫向真,粗枝大葉率性純真,待人熱情遇事莽撞。

鄭爽的表演依舊模式化,臺詞依然模糊著,縮脖子、瞪眼、眼神飄忽,還時不時抿嘴。

日前,鄭爽接受了采訪。出道10年,除了演技還停留在過去之外,鄭爽身上還保有最初的真。

“我青春的時候很自卑”

12歲時,鄭爽被父母送到成都獨自求學,環境的陌生和離家的孤獨在她年幼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即使后來被萬千粉絲簇擁、被媒體追捧,自卑和社恐依然橫亙在其心間。

“青春未必在所有人看來是一件好事,尤其是我,我青春的時候很自卑,很不自信,也受不到肯定,還要不停地用自己薄弱的正能量跟它斗爭”,鄭爽說。

在北影讀書的幾年,少時的離群索居并未因環境的改變有絲毫的好轉,與周圍同學的隔閡愈發讓鄭爽感到無所適從。因為不愿讓別人看到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樣子,裝酷成為她的“保護色”,“我覺得很融不進他們。那時候大家會聊八卦,談談愛情之類的,我真的不是很懂。哪有好玩的好吃的我也不知道。雖然也很想參與進去,但總感覺說不上話,所以就想著還不如有一套自己的風格,酷酷的就好,裝作什么都懂的樣子。”

帶著逃離一切的心境,鄭爽在“全民選杉菜”活動中脫穎而出,并憑借《一起來看流星雨》入圍第25屆中國電視金鷹節電視劇最佳女演員,之后又出演了《畫壁》《古劍奇譚》《微微一笑很傾城》《寂寞空庭春欲晚》《夏至未至》等一系作品,角色或空靈或溫婉、或冷艷或嬌俏,被粉絲們愛稱為“小仙女”。然而,在觀眾還沉浸在她清純可人的形象中時,鄭爽卻開啟了“放飛模式”,素顏出鏡、形象“邋遢”、碎碎念、各種表情包……去年更是鮮少在公眾面前露面。

直到站在《青春斗》的發布會上,觀眾們才發現,這個28歲的“熱搜女王”,似乎終于跨過了自己的“青春期”,長大了。

“我羨慕她不包裹自己”

回顧鄭爽參演過的劇目,現實主義題材作品少有,而此次加盟趙寶剛導演的青春劇《青春斗》,不僅填補了她演藝生涯的空白,也給了她完全不同的青春成長感受。

“特別不一樣,偶像劇更多的是帶給你甜蜜,很美好,甚至美好得很不真實,現實題材需要你每天往自己內心打很多雞血,甚至需要欺騙自己來面對現實。”鄭爽坦言,《青春斗》是真實的“北漂”青年群像,“它讓我理解了很多上班族的不容易,尤其是那種心酸和掙扎。”

“我們都是一樣的人”,是鄭爽對劇中青年群體的直接感受。而向真的果敢和率真,讓鄭爽看到了自己向往的模樣,“她給人的感覺永遠是積極向上的,一直都是單打獨斗,全副武裝來面對所有事情。尤其是她會勇敢地表達自己的情緒,不會包裹自己,而是釋放出來。我很羨慕她這一點。”

劇中,從校園走向職場的向真,遭遇了生活重錘:戀愛多年的男友憑空消失,再見時已物是人非;初次創業以失敗告終,被同學追債無處遁形;工作面試屢屢失敗,斗志全無回鄉逃避。諸多“負能量”聚集在一個人身上,讓鄭爽都忍不住為向真“奔走呼喊”——請多給年輕人一點鼓勵和時間。

“青春是會有一段迷茫期的,我希望身邊的人能多給我們一些贊美或肯定,哪怕只是一點點進步,這樣會讓成長這條路不那么孤單”,鄭爽說。

“導演從不計較我的矯情”

有不少網友表示,《青春斗》里,鄭爽演出了向真仗義執言的“颯”,演出了與朋友稱兄道弟時的“痞”。對此,鄭爽笑言一切歸功于導演,是導演的鼓勵和包容給了自己信心和動力,“他非常在乎我對這個角色的理解。”

回憶拍攝之初的情境,她直言自己和導演有過觀念上的摩擦與碰撞,但趙寶剛會一點點分析,幫助自己理解角色的“作”與“喪”、“斗”與“燃”。“他會理解我。雖然他的立場很堅定,要拍的戲份一定會拍,但如果我覺得這個地方還沒過去,他會為了我改天再拍,哪怕已經置好了景。導演從來都不計較我的矯情。”表達自我立場,直面自己對角色的不理解,鄭爽的“直接”與“敢言”,最終成就了向真的鮮活與灑脫,“我必須過了自己心理這道坎,不然觀眾說不真實的時候我該怎么說呢?我爭取過,然后也理解了,我才去演的。”

對鄭爽而言,演員的挑戰與考驗不是受傷挨凍,而是來自于如何與角色共情,如何與角色融為一體,“真正的考驗都是內心的,你要敢于靜下心來去感受他們的生活。這是我希望自己做一個演員時能夠做到的。”

談及對向真一角的思考和設計,鄭爽也分享了自己在服飾上的“小心思”。她坦言,時尚、淑女、優雅都不符合向真氣質,所以她用寬松的休閑服和個性化配飾去外化角色的性格,“向真就是最普通的大學生,我希望她就是穿著睡衣從被窩里出來的那種樣子。劇里好多衣服是我在網上買的,一件都不會超過50元的那種。”

“每天面對鏡頭會不舒服”

“年齡越來越大了,沒必要做成自己不舒服的樣子。”如向真一般,鄭爽更像是一個普通的鄰家女孩,穿自己喜歡的休閑服飾,做自己的軟件開發,“想構建一個人人都可以互相包容、坦誠面對的世界”,讓大家釋放負能量,擴散正能量。她自言并不向往鏡頭前光鮮的形象,而是希望不要被看到,成為一個隱形人,“其實每天面對那么多鏡頭還是會感到不舒服,所以拍戲這件事我覺得順其自然就好。演員只是我人生道路上的一個職業,并不是最終的那個職業。”

如今面對來自外界的質疑,鄭爽也已經可以坦然面對,“我也只是個普通人”不僅是她對自己的定義與評判,也是她與自己和解的方式。“我不可能做到始終都永遠向上,也不想成為一個特別優秀的人。比如在特別火的時候會突然不想拍戲,想暫停這種所謂的人氣,我覺得社會更多的是需要互相幫助,也希望自己給人的感覺是一個朋友。”

回首成長之路,“告別青春期”的鄭爽直言自己不愿回到過去,但在面對記者“你現在覺得自己斗贏了么”的提問時,她也并未正面回答,而是如同劇中的向真一般,用“長大了”總結了即將邁入而立之年門檻的自己。“成長和成熟是兩回事,我現在成長了,但是還沒有成熟。”

上一篇:牢記這幾點 輕松get鄭爽的少女風
下一篇:張嘉倪、吳謹言、佘詩曼加盟《奔跑吧》尋神秘兇手
古墓奇兵3 躲猫猫电子游艺 都灵vs恩波利预测 2006波尔多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万圣节财富注册 尤文图斯赛程万博 部落冲突皇室战争 轩辕传奇修炼秘药 马赛石膏像 浪人武士走势图 61彩票投注技巧 之书Oz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