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奇兵3

邪惡幫

大邪惡 > 娛樂八卦 > 娛樂八卦 >


漂洋過海來看你 嵊泗海島警察和警嫂的異地守望

導讀:每當耳邊響起一首名為《漂洋過海來看你》的歌時,寧海縣深甽鎮大里小學教師彭陽蕾總會特別有感觸,因為她也要漂洋過海才能見到丈夫顧家承。顧家承是民警,在嵊泗

  每當耳邊響起一首名為《漂洋過海來看你》的歌時,寧海縣深甽鎮大里小學教師彭陽蕾總會特別有感觸,因為她也要漂洋過海才能見到丈夫顧家承。顧家承是民警,在嵊泗縣公安局枸杞派出所工作。

  枸杞派出所是名副其實的東海前哨,獲得過“全國優秀公安基層單位”等多項沉甸甸的榮譽。平均年齡不到30歲的11位民警管轄著全鄉33個大小島嶼,海陸總面積達1600多平方公里。

  彭陽蕾和顧家承幾個月才能見一次,忙的時候,連打電話、發微信的時間都沒有。沒法像很多女孩子一樣撒嬌,遇到困難也只能自己扛,但彭陽蕾說:“我覺得他是最有魅力的警察。”

  今年“五一”小長假,顧家承依然不能休息。彭陽蕾再次坐上去枸杞島的輪船。這次記者陪同她一起前往,聽她講述他們的愛情故事。

  注定嫁到海島

  5月1日上午10時,記者見到了這位扎著馬尾、一身運動裝扮的90后姑娘。

  “怕堵,很早就出發了。”她說,自己凌晨4時就起來了,6時多坐動車從寧海到寧波,再坐大巴到舟山鹽倉下車,轉車到定海三江碼頭。

  彭陽蕾和記者拖著行李箱,坐上舟山至嵊泗的高速輪船,船艙內傳來廣播聲音:“本次航行時間為2小時。”

  雖有些疲憊,但說起兩人的愛情經歷,彭陽蕾來了精神。他們是大學時談的戀愛,2014年大學畢業。同年下半年,嵊泗縣招警察,顧家承考上了,去溫州開始兩年的警校學習。彭陽蕾則回了老家寧海,2015年考上教師編制,兩人開始了異地戀愛。當時雖是兩地,但溫州和寧海間交通還算方便,要見面的話,當晚就可以抵達。

  2017年顧家承正式到枸杞派出所上班后,兩人才真正意識到:距離遠了。

  當年暑假,彭陽蕾第一次踏上枸杞島,上島的不便程度,遠超她的想象。倒騰四輛車、兩艘船,讓她特別疲倦。在島上,她原以為顧家承會帶著自己看看那片藍海、在海灘散個步,沒想直到10多天后離開,他依然沒能陪她。

  彭陽蕾在QQ空間里寫下一篇日志:《等你有空了,我們一起去看那片海》。

  這次枸杞島之行雖有遺憾,卻沒有動搖兩人在一起的決心。不久,兩人舉行了婚禮。

  “你會暈船嗎?”

  “不會,所以很多人說我注定是要嫁到海島的。”她咯咯笑了起來。

  因潮水關系,當天的船近13時才靠碼頭。彭陽蕾和記者小跑下船,一輛出租車已在碼頭等候,是顧家承提前聯系好的。13時40分,她和記者坐上嵊泗本島開往枸杞島的輪船。

  “我陪你一起去”

  1個半小時后,船只終于停靠在枸杞客運碼頭。彭陽蕾走得有些急,當記者上岸時,看到她和顧家承已經牽起手。

  “什么地方嘛,讓我跑那么遠。”

  見妻子一臉委屈,顧家承馬上安慰:“辛苦了辛苦了,晚上帶你去吃島上的海鮮。”

  “剛才,彭陽蕾說,那么折騰,以后再也不想來看你了。”記者打趣道。

  “那不會,我想我這點魅力還是有的,是吧?”說著,顧家承瞄了下一旁的妻子。

  安頓下來后,顧家承一臉抱歉地看著妻子:“我馬上要和所長一起出趟海,幫養殖戶安裝貽貝苗種定位儀。”

  彭陽蕾臉上掠過一絲失望,但馬上轉笑臉:“哦!要么……我陪你一起去。”

  一路上,顧家承告訴彭陽蕾和記者,枸杞島有1.53萬畝貽貝養殖桁地,島上近半數群眾從事與之相關的產業。每到育苗季,總有一些不法分子打起這些苗種的主意。

  “這種海上案子破案率基本為零。”他說,因為養殖戶無法知曉被偷時間,派出所也沒法第一時間出警。在派出所牽頭下,一家科技公司最近研發出一種貽貝苗種定位儀,可以追蹤苗種移動軌跡。

  “阿伯阿伯……”一到枸杞干斜碼頭,顧家承就大聲招呼養殖戶徐海將船靠岸。

  “你現在怎么變那么大聲了?”在彭陽蕾眼里,丈夫一向很溫柔,平時說話輕聲輕語。

  “島上老百姓說話都這樣,我也被同化了。”

  “我看他不止嗓門變大,連發際線也越來越往后移了。”彭陽蕾和記者輕聲嘟囔著。

  航行在六七級的海風里,小舢板顛簸得就像過山車,但顧家承穩穩站住腳跟,這種出海他早已習慣。船上沒有一處遮擋海浪的地方,海風吹著有些冷,他趕緊將自己的外套脫下套在妻子身上。彭陽蕾就這樣躲在丈夫身后,緊緊抱住他。

  記者看著他們,夕陽下,多么甜蜜的畫面。

  船只到達養殖基地后,顧家承指導徐海將定位儀安裝完畢。看著丈夫和養殖戶打成一片,彭陽蕾滿是佩服的眼神,她趕緊掏出手機,拍下丈夫工作的鏡頭。

  “你上次不是說,想讓我帶你來看這片海,這回實現了吧?”

  “啊?這也算?”

  熟悉的陌生人

  第二天,彭陽蕾早早起床了,說是想跟著顧家承去海上警務室看看,“他太忙了,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多點時間在一塊。”

  “朝夕相伴”這個詞,對他們而言,似乎成了一種奢望。正如彭陽蕾說的:“雖然來到你身邊,可你仿佛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原來你說的海上執勤,就是這兒。”彭陽蕾眼前這個9.8平方米大的小房子就是海上警務所,懸浮在貽貝養殖基地上。近年來,枸杞島養殖面積不斷擴大,海上糾紛時有發生。枸杞派出所建立起“海上警務室”,配備“流動調解船”,在海上就可以完成受理、調解、化解糾紛一站式服務。顧家承也從一位青澀的大學生,變成了調解小能手。

  派出所所長毛軍海很欣賞這個小伙子。他告訴記者,顧家承參加工作雖只有兩年多,但由于他自身努力和對工作的熱愛,已成為所里的業務骨干。

  而對妻子,顧家承充滿愧疚。“這兩年,對她虧欠挺多的。”他告訴記者,“她其實膽子很小,不敢一個人住。但又很獨立,像家里買房子這樣的大事都是她一人搞定。”

  對于這樣的評價,彭陽蕾說:“我不希望他擔心我,希望他可以在這片大海上,把工作做得更出色。”(浙江在線記者 鄭元丹)

上一篇:陳清:融入大灣區建設加快建成宜居宜業宜游先進濱海城區
下一篇:于小彤海陸分手 姐弟戀一直不被看好
古墓奇兵3 古墓奇兵之性物之谜2播放 失落的国度电子游戏 炉石传说牧师卡组 曼城富勒姆直播 辽宁11选5开奖5结果 水果vs糖果免费试玩 逐鹿三国之君临天官方 上海比基尼派对 里昂对里尔分析 沃尔夫斯堡球衣 新剑侠情缘段氏 丛林快讯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