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奇兵3

邪惡幫

大邪惡 > 娛樂八卦 > 網絡八卦 >


丁克族壓力大 兒子不想生娃母親將其告上法院

導讀:丁克族壓力大 兒子不想生娃母親將其告上法院

  “你不生娃兒,老了啷個辦嘛?你不給我生個孫兒,就是不得行!”

  “老了我進養老院,我就不生娃兒!你告嘛,想到哪兒告到哪兒告!”

  昨日,江北區法院,為了“生不生”這個問題,一對母子吵得不可開交。43歲的劉麟是個堅定的“丁克”一族。他的母親卻很傳統,從兒子結婚那天起,就吵著要他生個娃。十多年來,母子之間的“戰爭”日漸升級,劉麟開始拒絕見母親,也不接她的電話。

  “我為他操了一輩子心,他現在居然這么對我!”母親悲憤之下,寫下訴狀,把兒子告到了江北區法院。母親要求兒子:每月付贍養費500元,我生病或過年過節期間,他要來看我。

  昨日上午,母子兩人在法院等待開庭時,一碰面就吵了起來。

  “你不生娃兒,老了啷個辦嘛?你不給我生個孫兒,就是不得行!你這是不孝。”

  “我就不生!你告嘛,想到哪兒去告就到哪兒去告!”

  此案主審法官魏賢梅剛走到調解室門口,正看到劉麟和母親都紅著臉,正直著脖子大吵。

  “你不要跟母親這樣說話,你先進來,我們單獨溝通一下。”魏賢梅一看這陣勢,先把劉麟叫到了家事調解室。她又轉過頭對劉麟的母親說:“阿姨,你先在外面等會兒。”

  “你不曉得,我媽的個性怪慘了,啥子都要管,就知道吵人。我從小她就這樣,不信你去我們單位、我們家周圍問。哪兒有這樣當媽的,動不動就罵人,煩死了。”劉麟一進家事調解室,就很生氣地不停說。

  “你媽媽為什么要吵你?”法官問,“她寫的訴狀上說,你不去看望她。”

  “為啥子?要我生娃兒噻!我不想生娃兒,我就要當丁克。她說,我不生娃兒,老了怎么辦,非得要我生。我老了進養老院!她一天管得寬。她還扭倒我媳婦鬧,說她不生娃兒,就要拆散我們。我第一個媳婦就遭她吵跑了。我現在又結了婚,她又來找我們鬧,我怎么可能還接她電話嘛?”

  “怎么可能不見母親嘛?母親其實很愛你,也是一心想為你好。她有些做法再怎么樣,你作為兒子,也應該包容她啊。”法官開始勸解劉麟,“她打這個官司,應該也不是為了贍養費,可能是希望你多關心她,多順從她一些。”

  “不見還好些,清靜些。她愿告就告,你們判,該給好多我給好多。”劉麟仍不松口,但語氣明顯好了很多。

  不生兒子老了怎么辦?

  “你兒子剛才跟我說了些原因。我也理解你,母愛很偉大,但可能表現的方式偏激了一些。”跟劉麟交談后,法官開始跟劉麟的母親單獨交流。

  “我起訴,就是想法院幫我教育兒子。我要錢做啥子,我的退休金足夠生活了。就算法院判給我贍養費,我也給他存起,讓他以后防老。”張女士今年63歲,但顯得很精神,說話干凈利落。

  “你也一把年紀了,管兒女的事管不完。我相信,你對他的愛是全心全意,但兒子可能并不理解。你對兒子有建議,說了也就行了,他聽就聽,不聽就算了。年輕人有年輕人的生活方式,要不要孩子,是他們小兩口的事。”

  聽了法官的話,張女士一下子激動得哭了起來:“就是啊,哪有當媽的不為兒女好嘛,我說他罵他,也是為他好啊……可能我表達的方式是有點極端……算了,算了,不管了。”張女士最終決定,給兒子一個臺階下,撤訴。“我現在就兩點要求,他要經常回家看我,要接我的電話。”

  法官調解,母親撤訴

  “你到底要啷個?”法官把劉麟叫進家事調解室時,他還氣鼓鼓地對母親。

  “你媽媽就兩個要求,你經常回家看看她,她給你打電話你要接。”聽了法官的話,劉麟不開腔了。

  “寫嘛,寫下來。”張女士沒好氣地對兒子說。

  “老母親,沒必要寫。就算寫了,不做也沒用。兒子已經當著你的面表態了,記在心里就行了。”法官勸解道。

  張女士還是顯得有點不相信的樣子,茫然得望著兒子和法官。

  “行了,你們都記住自己說的話。”法官對張女士和劉麟說。

  法官在起草準許撤訴的民事裁定書時,張女士和兒子并排坐在法院走廊的休息坐椅上等候。這對爭吵了十多年的母子都沒再說話,默默地坐著,氣氛顯得有點尷尬,似乎都不太適應這種沉默。

  當丁克壓力很大,好多成了悔丁族

  悔丁族 專指那些年輕時決意不要孩子,堅守二人世界,而人到中年又后悔的夫妻們。

  白丁族 是指那些曾經的丁克族反悔后,到中年時再生育的夫婦。白丁族們生孩子也有生孩子的理由:家中缺個孩子,生活似乎有了殘缺;沒有養育孩子的辛酸與甜蜜,夫妻倆奮斗似乎少了目標和動力;經過一些人生經歷后,不再恐慌孩子的到來,開始喜歡孩子了……

  昨日,拿到民事準許撤訴的民事裁定書時,劉麟長舒了一口氣。他跟母親十多年的“丁克大戰”終于畫上了句號。但對于都市里越來越多主動選擇不生育的夫婦來說,這樣的“戰爭”可能還在繼續。目前,做出這種選擇的人越來越多,他們被稱為丁克一族。他們為什么要當丁克?“丁克”之后,他們會面臨哪些壓力呢?

  中國傳統觀念認為:“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在傳宗接代觀念很濃的中國,很多選擇當丁克的夫婦跟劉麟一樣,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一般來說,丁克夫婦的煩惱來自三方面:父母嘮叨、親友過分“關心”、自己內心的不確定。

  說到親戚的過分關心,今年40歲的“丁克族”王女士講了一個她的故事。前幾天,遠房親戚一位中年婦女打來電話拉家常,一個不可避免的問題開始:“你們怎么還不要孩子?”

  “我們不想要啊。”

  “是不是你們身體有問題啊?”

  “不是,主要是我們思想上的問題,覺得孩子沒什么意思。”

  “真的不是生不出來嗎?”

  “真的不是,確實是我們想通了,覺得養孩子又費神又費錢,意思不大。早些年呢,條件也不成熟,現在錢不是問題了,可年齡又大了,怕孩子生下來不健康,干脆就不要了。”

  昨日,王女士無奈地告訴晨報記者:“這是典型的中國式思維,對于這些熱心的親戚來說,不生孩子只會跟生理問題聯系在一起,談什么生活方式啊,價值觀啊,思想顧慮啊都是扯淡。” 不過,家人、親友都還是其次,丁克最大的糾結,來自自己內心的不確定。生活在一個多數人選擇生育的社會里,丁克們有時候也會自我拷問:真的生不出來了,會不會后悔啊;夫妻關系會不會因此淡漠啊;老了會不會覺得心里空虛啊……

  于是,就出現了“悔丁族”和“白丁族”。

  不管是“丁”還是不“丁”,每個人的人生都有自我的不同選擇,人生的某些階段會有不同的心態和選擇。不過,有些可以回頭、重新來選,有些卻不可以。生不生孩子是一種人生的選擇,可是這樣的選擇一旦過了年紀就會讓人很糾結。

  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齡為23歲到33歲,超過35歲就算高齡,不僅不容易懷孕,還容易出現流產、畸形等現象高齡產婦風險陡增。專家建議,悔丁要趁早。

  丁克到底,需要大智慧大勇氣

  骨灰級丁克 這是慕簡言微博的自我介紹。40歲的慕簡言結婚16年了,是個特別篤定的丁克。她總結說,在中國做丁克,必須天時地利人和。雖說自己的丁克生活過出了一派和睦、多彩景象。但面對希望和她一樣自由自在過丁克生活的年輕人時,她總是會勸導一番:丁克不是那么好當的,需要大智慧大勇氣。

  慕簡言和老公是大學同學。最開始,丁克是她的主張。“三毛是對我人生觀產生影響的人。十五六歲的時候看她的書,覺得二人世界特別美好。”慕簡言笑稱自己是文藝女中年,“結婚前,我跟父母生活在一起。那時候,我兩個姐姐的孩子同時寄養在我們家,一個一歲半,一個3歲。家里同時有兩個小孩,兩個保姆,一地雞毛的生活給我很大的刺激,我更認同二人世界了。”

  1995年準備結婚時,她就斬釘截鐵地對老公定下硬規矩:要當丁克。

  “那就不要嘛。”老公原則上表示同意。

  “那時候我們還是熱戀階段嘛,他以為我是說起耍的。后來看我是認真的,他也沒表示強烈反對。可能是因為我結婚后,一天都給他灌輸丁克思想嘛。”慕簡言笑著說,“我經常跟老公說這些事。從本質上說,他也不是一個傳統男人,比較好說服。”

  最大壓力來自內心

  慕簡言和老公一直在外地獨立生活,不跟父母一起。“那時,我父親和他母親都不在了,我母親是個開通的人,比較好說服,他父親倒是催促過幾次。”慕簡言說,老人很善良,一般都是背著她給自己兒子打電話,也就是說沒孩子你們老了怎么辦喲之類的。慕簡言的老公每次都假裝答應。老人見催了幾次之后,一直沒動靜,也就不催了。

  “我們的朋友里,很多都是丁克,來自親戚朋友的壓力還真不大。”慕簡言說,“其實最大的壓力,來自于自己內心的不確定。畢竟人生活在主流世界里,會更有安全感一些嘛。我也會擔心,比如生不出來了,會不會后悔啊;夫妻關系會不會因此淡漠啊;老了會不會覺得心里空虛啊之類的。”

  2002年,慕簡言32歲,到了生育的關鍵年齡。她決定跟老公認真談一次。她打定主意:如果老公堅持要要,她就只有妥協,不會離婚。

  她詳細列舉了一系列要孩子和不要孩子的優缺點,然后很認真問老公:你是不是確定不要?如果要,那就可以做準備了。真的不要,那就給我一個明確的答復,并且要保證以后不會反悔,不會因為這個問題找碴兒。

  老公一直沒有答復。“他可能還是怕一錘定音。”慕簡言笑著說,直到我2007年意外懷孕,他表現得非常恐慌,我們才真正明白,確實不想要孩子了。兩人很快就做好決定,去做了手術。

  慕簡言總結說,他們能丁克到底,全靠天時地利人和。天時就是指社會大環境,畢竟現在社會開放了,人們的心態也很放松,寬容,能容忍異己的存在;地利是指小環境,因為我們一直是獨立在外面闖蕩,周圍少有那些盤根錯節的親戚熟人關系,也沒人指指點點;人和當然就是指家人,特別是配偶的支持了。

  勸說年輕人:丁克不好當

  “到目前為止,我們從來沒后悔過。我都已經40了,應該篤定了。希望繼續平靜的生活,希望兩口子繼續恩愛,希望老的時候也不后悔吧。”慕簡言說,有句話不是說,上帝關上一扇門,會開一扇窗,可能我們就是上帝給關掉孩子這扇門,但給了體驗另外一種生活的窗。

  “也許現在的我們再也不會像我們母親那樣富于自我犧牲的精神了,這雖然不是好事,可我覺得,對于個體來說,也并不完全是一件壞事。”這是慕簡言的態度。

  不過,遇到一些羨慕她自由自在丁克生活的年輕人。她卻總是會打消她們這個念頭:算了,丁克不是那么好當的,得需要大智慧大勇氣。過一種大眾意義下的主流生活,比較正常,比較取巧,也比較沒有心理負擔。”

  為何選擇丁克?聽聽他們的理由

  “我為什么要當丁克?我說得太多了,都來關心我這個事,這就是我的選擇。我現在都煩解釋這事兒了。”昨天,劉麟拒絕再解釋自己選擇當丁克的理由。

  昨日,記者采訪了10對選擇當丁克的夫婦,他們的年齡跨度從20多歲到40多歲。他們談到,選擇當丁克,一般有有幾大理由:

  一、希望生活得更輕松。帶個孩子太麻煩,不想被孩子束縛自由,有了孩子,就不能那么灑脫地出去玩了。

  二、兩個人的生活很浪漫,很悠閑,很詩意,只愿意享受兩個人的浪漫。怕孩子分走另一半對自己的愛。

  三、懷孕是個艱難的過程,生了孩子身材容易走形。

  四、教育孩子任重道遠,害怕孩子以后不聽話,生活一地雞毛。

  五、工作壓力大,家庭事業難兼顧。希望更多實現自我價值,不愿花時間去帶孩子。這是很多職場上比較成功人的選擇。

  六、養兒防老的思想已過時,我掙的錢足夠養老。年輕一代有幾個留在父母身邊?

  七、養個孩子花費太大,不如拿這些錢來自己享受。

(責任編輯:王麗莎)

分享到:

上一篇:教育經費劇增 80后父母寧做丁克不做“孩奴”
下一篇:像蘋果總部這樣的辦公打卡地,廣州也要有了!
古墓奇兵3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 五分赛车计划软件 牛彩网—彩搜网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 排列三和尾走势图片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福彩20选5中奖率 广东时时模拟投注器 河北时时号码走势图 幸运分分彩官网开奖走势 赛车pk十官网 北京赛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