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奇兵3

邪惡幫

大邪惡 > 娛樂八卦 > 網絡八卦 >


duang 范銘是誰?柴靜成功背后的女人大起底(組圖)

導讀:duang 范銘是誰?柴靜成功背后的女人大起底(組圖)

這兩天柴靜紀錄片《穹頂之下》成為全民話題。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其實范銘是真正的幕后大腕:

 


  這兩天柴靜紀錄片《穹頂之下》成為全民話題。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其實范銘是真正的幕后大腕:

范銘和字幕里的每個人都是隱藏Boss,其實她在紀錄片里也出現過,就是下圖左側的姑娘:

 

范銘和字幕里的每個人都是隱藏Boss,其實她在紀錄片里也出現過,就是下圖左側的姑娘:

微博上實名認證為上海SMG主持人、導演格桑

 



  微博上實名認證為上海SMG主持人、導演格桑 @格桑小巫 稱:做過幕后以后就不容易產生偶像情結了,柴靜的這個片子和她以往的作品一樣,最厲害的是范銘。老百姓才崇拜獨行俠,圈內人只欽佩好團隊。

  那范銘究竟是誰?為什么會被業內人士如此推崇?

  據資料顯示,范銘,女,畢業于南京大學中文系,中央電視臺十佳優秀編導,現任職CCTV-1《看見》主編。其作品《以生命的名義》獲中國廣播電視協會2006年度中國紀錄片國際選片會十大紀錄片獎及中國影視協會首屆學院獎2006年度“敘事藝術大獎”。 2007年8月11日與安替(趙靜)結為夫妻,主持人柴靜為伴娘,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杜駿飛為證婚人。

  在CCTV的工作中,范銘和郝俊英、柴靜等三人在合作中成為鐵磁閨蜜,因三人對新聞的執著被稱為“三劍客”。

柴靜(下)、范銘(右上)與郝俊英(左上)

 

柴靜(下)、范銘(右上)與郝俊英(左上)


  一位電視界的朋友說,2014年最遺憾的事應該是,老郝(郝俊英)、老范(范銘)、老柴(柴靜)這三劍客離開了公眾的視線”,@-Obscurity-寫道:“看到(霧霾調查)編導是范銘,感覺柴靜她們又回來了。”

  范銘在2008年曾遇到一件大事,一件讓柴靜也無法言明的大事。柴靜在《看見》第十五章,曾有非常隱晦的講述。

  這個時候,老范突然出了一場大事。

  她出事的時候,我和老郝晚上都睡不著,心里有什么把人頂著坐起來。老郝說,一閉眼,就是她。

  我倆到處找人打聽求助,碰到肯幫忙的人,明白為什么有個成語叫“感激涕零”。

  我那陣子什么也干不了,問一個明友:“你出事的時候是什么感覺?”

  “一塊石頭落了地。”他指內心的恐懼終于到了。

  “如果是你親近的人出了事呢?”

  “那是一塊石頭砸在心里。”

  我哪兒也不去,在家等消息。書不能看,音樂不能聽,只能干一件從來不干的事—背單詞。一頁書放在眼前,瞪著眼看到黑,還是這頁。

  唯一能想的是覺得她不會垮,當年我們做雙城、虐貓、金有樹、未成年少女……都是沒指望的事,一家一家敲門,寫信說服,在凌晨的酒吧里踩著雪把他們找出來……她不會垮,她一直是這樣,這次也會,但我和老郝就怕她受罪。

  她去了美國,很久沒有音訊,過節時給我寄過一個雪花音樂球,沉得要死。我一直扔在書架上,從沒動過,現在呆坐著,瞥一眼看見了,拿過來,仔細看一看,把底盤上的鈕轉一轉。

  叮叮叮。

  叮叮叮。

  透明的玻璃圓球里,雪花飄啊飄,兩個雕得面目不清的小姑娘在里頭傻呵呵地轉。

  我沒想到過會這樣。這么多年,換了很多地方和工作,跟誰合作都成,跟誰分開也成。想的都是—有的是將來,永遠有下一撥人,下一個地方,下一種生活。

  五月初,她和我在紐約見過一面。我帶條朱紅的裙子給她,她立刻脫掉風衣換上,小女孩氣地要我也換上另一條土耳其藍的,她腳上靴子跟裙子不配,居然就打赤腳。春寒未退,路人還有穿羽絨服的,她就這樣光著腳露著背走了一站地,直到碰上超市我買雙拖鞋讓她穿上。身邊人們在冷風里攬緊大衣匆匆而過,我把披肩拉開兜著老范,一路她唧唧呱呱,說笑不休。

  在哪里生活都是一樣的,沒什么生活在別處。地鐵上滿頭小辮的黑姑娘在電話里跟男朋友吵架,報館里都是開會熬夜菜色的臉,咖啡館里兩個花白胡子老頭對坐著看一下午人來人往,酒吧里心高氣傲沒嫁出去的女人端著酒杯一眼把所有男人分成三六九等,父親帶著兒子在晚春才破冰的河邊一言不發地釣魚……人類只是個概念,一代一代人都是相似的生活,這輩子決定你悲歡的就是你身邊的幾個人。

  叮叮叮。

  那陣子誰跟我說什么大的社會話題,我都不想聽,說:“一萬個口號都比不上親人睡不著的一個晚上。”

  她平安回來時,正趕上老郝生日,我們三個找了個地方,開了瓶龍舌蘭。那天我喝得最多,我們仨頭扎在桌子上,腦袋堆在一起,我說:“以后哪兒也別去了,好歹在一塊吧。”

對于范銘在2008年遇到的大事,柴靜說的很含糊,范銘在博客上也有相關的文字。

 



  對于范銘在2008年遇到的大事,柴靜說的很含糊,范銘在博客上也有相關的文字。


  2008年,又是地震、又是奧運,大災、大慟、大榮、大慶,全都趕一塊兒了。舉國悲,舉國喜,鬧哄哄的一年。但人生往往并不是哪件特別的大事驚動了你,而是斷壁殘垣里的幾個人,無名獎牌后的幾件事,一些廢墟上的火光,一些競技場角落的嘆息,一兩個讓你牽腸掛肚的人,反而能夠讓人沉靜下來,放下了很多事,忘記了很多事,也想通了很多事。

  那一年,我也遇到了我人生迄今為止最大的一次麻煩。當時,是她和老郝魂不守舍地天天開會、四處求人,為了幫我傾盡全力。柴靜在書里寫,她和老郝“晚上睡不著,心里有什么事把人頂著坐起來。碰到肯幫忙的人,明白為什么有個成語叫‘感激涕零’。”

  我事后平安歸來,常跟別人說,那一次的經歷于我,是一次朋友的“洗牌”,什么人在這時候轉身離去,什么人默然不語,什么人袖手站立,什么人奮不顧身、豁出一切,真是一目了然經歷過這些,我才知道了什么叫做一起“過過事兒”,什么人是真親人,什么朋友配得上重如泰山的三個字:“可托付”。

  等我平安歸來時,我們仨抱頭痛哭、大醉一場。這一場特殊而苦澀的成年禮,象一場透徹痛快的冬雨,寒冷、及時、滋潤、也淋透了內心的土壤根基,同時,仿佛標志著漫長的青春期大幕,終于,緩緩落下。

  但最好的事情是,我們又重新開始合作了,先是《面對面》,然后是《看見》。但這次,我模模糊糊地感覺到,有一些東西,從她身上長久地消失了。

  她不再象過去那么咄咄逼人了;她開始重視“感受”多于“道理”;“體察”世間的矛盾多于“揭示”;“寬諒”人性的弱點多于“批判”。在采訪中,遇到采訪對象表達過于灑狗血,她會勸對方整理一下思路再說一遍;遇到采訪對象離席而去,她也不會把這當成是噱頭和勝利,反而會在節目中為人開解。她開玩笑說,姐姐我現在是“特別懂事學院,善解人意專業”畢業的了。

  她也更不“在意”自己。作為公眾人物,她經常不化妝就上街,有時頭發隨便呼擼下,帶個軟塌塌小寬邊的漁夫帽,穿得隨隨便便就敢出門,遇到粉絲合影留念也不以為意。我問她怎么能做到,不怕別人失望嗎?她說,“為什么不能做到呢?如果別人對你有期望,你并沒有義務去滿足他們,不管是外貌、道德、還是性情;如果別人因為對你有過多的、不切實際的期望并因此失望,這是他們的事啊”。

  最讓我望塵莫及的,是她能把自己的手機隨時交付他人,不管在拍攝現場,某個飯局,還是一些她無暇顧及的場合,而且不設開機密碼,不管里面有沒有她和別人的私信、照片、郵件、日記或者其他。我至今做不到,手機是我的命,一刻不在手上就失魂落魄。我問她你不怕私人信息泄密么?她說無所謂啊,因為“事無不可對人言”。她問我對手機極度防范和過于緊張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為手機里有秘密嗎?我說倒也不是,就是心里缺乏安全感。她說,“如果你自己對自己的內心世界并無羞恥,有什么可擔心他人看到的呢?”

上一篇:還在糾結Duang? 9款靠譜的電吹風拯救世界
下一篇:圖文:Duang 老肝病為何“圍堵”陸教授?
古墓奇兵3 飞龙在天试玩 钻石谷电子 公牛vs魔术 209太阳vs马刺 一起来捉妖招风和贪狼对比 巴列卡诺对皇家贝蒂斯预测 财富之都返水 狂野亚马逊电子 MG21点矿坑 今晚尤文图斯比赛cctv5直播吗 霸王龙免费试玩 十二星座的幸运日期